0984_a2072

♂? ,,

,最快更新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最新章节!

我说:“那她让给那个人钱,那个人帮她办事?”

丁琼说:“我不知道啊,我就给了。”

我说:“搞什么啊,也不知道呢。我还以为是找人把她弄出来的呢。”

丁琼说:“怎么呢,薛姐出来了很不高兴呢。”

我说:“不是呢,是我挺好奇她怎么出来的,那她现在在哪。”

丁琼说:“我不知道,她不告诉我。”

我说:“那她出来也没见过她么。”

丁琼说:“见了,我接了她,她说打死都不让我告诉,然后洗澡,买衣服,她还要了我一百万,然后就走了,说以后会加倍还我,我说不用了。”

我说:“靠,怎么哪里来的那么多钱啊。动不动就一百万一百万的。”

丁琼说:“我没那么多钱,我弟弟呀。我弟弟和叔叔做公司,他赚很多钱的,我就问我弟弟要。我说弟弟呀,那是好姐姐,没有她在监狱里帮我,我就被人家打死了,我弟弟不给我叔叔也会给我的。”

清纯美女冬日居家生活照

我说:“靠,看来们搞公司的真他妈有钱。”

丁琼说:“那我让做都不做的。”

我问道:“那她要了两百万,是吧。”

丁琼点点头,我说道:“一百万,给了那个人,是哪个人?”

丁琼说:“我也不知道,就按着帐号打过去了。”

我问:“那她拿着一百万去干嘛,做生意啊?”

丁琼说:“我不知道呢。”

我想,而且薛羽眉还说加倍偿还,她那个人绝对说得到做得到,可是她要干嘛去啊,贩毒啊?

她会有那个胆子的,她连死都不怕了,还怕贩毒吗。

可是,要真走那一条路,就真傻了啊。

我问:“那她到底去哪里。”

丁琼说:“我不知道,自己又不问她。”

我说:“靠,让我怎么问啊。她连出来她都对我隐瞒着,还有,她在不在这个城市。”

丁琼还是摇头。

我说:“好,很好啊,故意不告诉我。给我她手机号码!我不相信什么都不知道!”

丁琼说道:“我真的没有!”

我问:“难道她出来就不办手机号码吗,她不买手机吗,她有一百万她不买手机,当我傻的?而且她有手机,和那么好,她不跟说么?快点给我,别墨迹!”

丁琼说:“我真的没有真的没有,不信算了!”

看着丁琼有些生气的样子,我心想,莫非是真的没有?

我问:“没有?”

丁琼没说话。

看样子真的好像没有的样子。

我说道:“那倒是奇怪了,她出来了,却没有和有联系了?连去哪里都不跟说,这是几个意思?”

丁琼说:“我也不知道,她不说。”

我问:“那也没问她呢?”

丁琼说:“她叫我什么都别问。”

我说:“那就那么相信她?”

丁琼说:“我相信她。”

我说:“那如果她卷走了两百万,不见人了,相信什么。”

丁琼说:“我就是相信她。”

我说:“如果,我是说如果,她真的骗走了钱呢。”

丁琼说:“她不会是这样子的人。她如果跟我要,她会和我说,如果是借,她会还。”

我说:“我是说如果。”

丁琼说:“如果真的有意外的原因,薛姐不还钱了,我也不会怪她,在监狱里,如果没有她,我可能都已经死了。”

我说:“好吧,看来是真的相信她。”

丁琼说:“我知道不是个傻子,在监狱里能呆着,混得下去,就不是个简单的人,知道薛姐是怎么样的为人的。”

我说:“我知道个屁。她走她一句话都没和我说,她怎么为人?”

我拿着酒杯喝了一口酒,然后心想着,她到底去哪里了呢。拿着一百万干嘛去了呢。

于是,我问丁琼说:“觉得她会去哪里。”

丁琼摇头。

我又问:“那说,她拿着一百万干什么去了。”

丁琼还是摇头。

我说道:“难道就不怕她拿去做什么坏事了吗。”

丁琼说:“我不知道呢。”

我说:“靠。”

然后喝完了一杯酒,自己倒酒。

丁琼说道:“我那天和她吃饭,聊到过。”

我看着丁琼,说道:“是吗。聊什么了。”

我问丁琼:“她怎么说我了。”

丁琼说:“她说不要提。我就没有问了。”

我问道:“那是怎么提到我的。”

丁琼说:“我问薛姐说,出来有没有和说。然后她就说不要提。我还想问,是不是们吵架了,惹她不高兴了。”

我郁闷的说道:“我怎么惹她不高兴了,我都不知道她为何不高兴我。”

丁琼说:“是不是做错了什么,惹她伤心了。”

我说:“要说怪我,也是因为我太忙,没得什么时间看过她。和她说过话,找过她。”

丁琼说:“连这事她都一直隐瞒着,那多久没找她好好聊天了呢。”

我说:“是没好好聊过,但是上次,也聊过啊,不是很久,就聊了几句,她和我还有说有笑的,可她不和我说,我怎么知道啊这些事。”

丁琼说:“是不是,因为她。”

丁琼没说完,就住嘴了。

我说:“说说。”

丁琼说:“我觉得薛姐可能有点喜欢的,然后是不是做什么,让她不开心的。”

我说:“可能没有吧。有我也不知道。唉,们女人什么东西都让人猜,猜猜猜,累不累啊。而且,这么大个事,她也不和我说,还当我是朋友吧。”

丁琼没说什么。

我说道:“我有她原来的家庭地址,那时候还和她出来,一起去祭拜过她家里的谁,应该是家人父母,都死了。”

丁琼说:“我不知道在哪呢。”

我说:“龙远山墓地。”

丁琼说:“龙远山?是龙远山公墓吧。”

我说:“对对对,就是龙远山公墓。”

丁琼问:“她家住在那里?”

我说:“呵呵,其实,不是了,是上次她不是能出来探亲吗,然后她就去了龙远山公墓,祭拜了一下一个无字碑的墓地。”

丁琼说:“龙远山。”

我说:“对,要不去看看。说不定还能遇到她?”

丁琼说:“不可能的了,怎么会呢。”

我说:“好了好了,明天去吧,去看看,或许会遇到她。”

丁琼说:“不会。”

我说:“说了去试试看而已嘛。明天我不上班。唉,我也想求个心安,看她出来了,从办这个事,到出来,也没和我说,对她来说是那么大个事,我总觉得我自己什么都帮不上,有点对不住她。”

丁琼说:“有这份心就好了,也许薛姐姐不想让操心呢。”

我说:“那样最好了,就怕她气我。”

丁琼说:“不会的了。”

我说道:“好了聊点其他事吧,我问啊,有,男朋友了吗。”

丁琼说:“有没有,关什么事呢。”

我说:“我靠,现在出来久了,翅膀硬了,动不动就百万百万的,嘴巴也硬了啊。”

丁琼说:“本来就是,有没有男朋友,难道还给我介绍么。”

我说:“我还不能给介绍吗。”

丁琼说道:“这幅样子,身边朋友应该也不是什么好东西。”

我说:“别这么说嘛,也许我身边朋友,都是品学兼优,德行兼备的好人呢。”

丁琼嗤之以鼻。

我问道:“家人不操心的这个大事啊。”

丁琼说:“顺其自然。”

我说:“好吧,那,今晚安排我住哪儿,我可不走了啊。明天我们起来了,就去公墓。”

丁琼说:“公墓也不知道几点开门。”

我说:“那不急,中午起来再去。”

丁琼说:“那好吧,明早我去忙,中午我叫。”

我说:“好,安排我住哪儿,家么?”

我看着她。

丁琼马上说道:“不行。”

我说:“为什么,怕我什么什么啊。”

丁琼说:“我家人在,不方便。我给开一间房吧。”

我说:“我要五星级的。”

丁琼说:“怎么那么挑剔的。”

我说:“我就挑剔。”

丁琼用手机查酒店。

然后给我看,我看了一下,文达五星级,八百一晚。

我不好意思的说道:“其实就住一晚上,也不要那么夸张。”

丁琼说:“我是会员,可以打折的。六百这样子。”

我问道:“是会员?为什么是会员?和男朋友经常去?也太会享受了!”

丁琼说:“什么嘛。我是经常帮我们公司做接待的,我们公司合作的酒店之一。我们公司要的价格比较便宜。”

我说:“好吧好吧,那也太贵了,我可消费不起。”

丁琼说:“那自己又这么说。不过是我请住啊。”

我说:“那也不行,太贵了,我无以回报,要不我以身相许。”

丁琼说:“快点,我要回去睡觉呢。”

我问:“不和我一起睡了啊。”

丁琼说:“谁说我要和一起睡呀。”

我说:“好吧。搞个三百这样的就可以了,不要太贵了,六百真的太贵。”

她说:“就这里附近吧,四星级的,这个。打折了三百二十八。”

我说:“好的就这个。”

吃完了,她抢着买单,然后开车送我过去住酒店。

在监狱里,那么落魄个小丫头,出来外面,什么都比我强,我没车,没房,她有好车,有好房,随随便便借几百万。

做人的差距怎么那么大。

我看着身材玲珑皮肤透水的丁琼,心想,如果把这小女孩今晚骗去一起睡了那也挺不错啊。

我咬咬牙,就这么干。

谁知道人家是不是心里也是那种想法呢。

再说了,她对我一直都很好,而且感情也暧昧,我来试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