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58_a2066

   “看到了,是堂哥领进来的,我们见过礼,只是不知道为何他能走那么快就走到这边窗下来了,等我们发现的时候,皓哥就在喊了。”

   叶青喜一脸懊恼地解释。

   叶青凰一听顿时心情更加不好了。

   想来这位贵人是有功夫的,才能当着大家的面那么敏捷地稳步到了她的窗前。

   小的们从来没遇见过这样的事情,又是皓哥领进来的人自然也不会防备,就让这意外发生了。

   “算了,之后你们注意些,也莫与客人起了冲突,左右下午能走就是了。”

   叶青凰想了想,怕小弟们不爽客人刚才的失礼行为,之后会起冲突,于是先叮嘱他们。

   大家面面相觑,最后还是点了头,又继续在院子里玩耍去了,只不过这次他们离西窗近了些,似乎有意识地防备。

   二宝被叶子皓抱去了书房,小吉祥到是没有进去,这时候仍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,正和庄泽谨蹲在廊下玩耍。

   不一会儿叶子皓便抱了二宝过来了。

   “凰儿,是我没想到那厮竟会想要与你打声招呼,就自己跑了过来,我先进的书房才发现他没进屋,不然我绝对不会给他这个冒失的机会。”

   叶子皓一脸尴尬内疚地解释,心下早将东方昕宇骂了个半死。

   性感美女天使

   就算他知道东方昕宇那点心思,也知道他与凰儿的表亲关系,但凰儿不知道呀,这样的行为自然就是莽撞冒失,而且会引起凰儿和家人的不满。

   可他能怎么办?除了刚才在书房已将人骂了一顿,只能赶紧过来安慰凰儿了。

   借着二宝肚子饿了为由。

   “是你大意在先,才给了外人冒失的机会。”

   叶青凰虽然明白了怎么回事儿,但对叶子皓并没妥协,而是白了他一眼,依然有些生气。

   但她看到二宝朝自己挥舞着小手求抱,还是赶紧放下了笔,下炕将孩子抱了过来,就往东屋走去。

   他们住在东屋,平时绣花、画图、做针线还是在西屋的时候居多。

   因为小吉祥的要求,到夜里叶子皓带着他睡的时候,他们要将罗汉床放在床榻附近,因为小吉祥不想离娘亲和弟弟太远。

   到了白天又将罗汉床搬到窗下放着,每天也不嫌麻烦地搬来搬去。

   因为小吉祥要求,这是他同意将娘亲臂弯里的位置让给弟弟的唯一要求了,叶子皓也不好再强迫他做什么选择。

   孩子离开父母的羽翼总有个过程,如今能让小吉祥分床已是不易。

   而小吉祥的摇床也就直接成了二宝的摇床。

   叶子皓计划进京后要将他们的新家卧室好生布置一下,让爹重新打一张小床拉到脚榻旁,让小吉祥可以隔榻分床,以后都能自己睡。

   等他习惯自己睡一张床后,再给他分房,让他跟着青喜、子晨住一屋先适应一下,有小叔们带着,想来会容易一点,夜里也有人照看。

   而此时,叶青凰坐在床边喂二宝,叶子皓就大剌剌坐在对面的罗汉床边,看着叶青凰露出忧心的表情。

   他心中有歉意,更有太多秘密只能先闷着,于是也更加觉得对不起凰儿,一时心情复杂便在眼中流露出来。

   “不是来客人了吗,你怎么还呆在这里?”叶青凰抬头,不解地看着叶子皓。

   她觉得要注意的地方,刚才已经和男人说了,怎么还这副表情?

   虽然不满客人失礼的行为,但她也不是不敢见人,何况只是隔窗看到她画图而已,到也不是什么大事儿。

   “我让他自己泡茶喝,他有错在先,也不能怪我晾着他。”叶子皓心情郁郁地嘀咕着。

   “看来你们的关系比原来熟了。”叶青凰一听顿时失笑。

   没想到那位祁王世子还真是自来熟,几次打交道下来就已经可以让主人自便而不怕得罪了。

   “五十万斤葡萄酒,得付银两一千万两,他才给了十万两,就等着要货呢,上哪儿找这样的好事情?”

   “凭着那九百九十两欠据,他也得放低身段结交咱们了,闹翻了都是钱啊。”叶子皓没好气地解释。

   若非关系不一般,哪里有这么便宜的事情?

   “说得也是,但你也不能因为这么多钱,就将人请进内院里来,你随便在先,也不能怪别人随便了。”

   “今天也罢了,以后进了京城你怎么也是个身份特殊的朝官,平日里必然会有不少同僚或下级往来,也不能还像在青华州时一律不得进府。”

   “那时,该有的应对和规矩,还是要先立起来才是,别让京城里那些人笑话咱们家日子过得太随便,没个规矩。”

   叶青凰虽然不怪了,但由此事也不由不多想一些事情。

   “知道了,以后去了京城,护卫要增加,小厮要会武,内院绝对不许任何外人踏入,便是找你的后宅妇人也不行。”

   叶子皓明白叶青凰的意思,想了想觉得以此为鉴,是应该加重内院保护才是。

   外面结交应酬,有他就行了,他还是不希望凰儿与外面的人打交道太多,何况凰儿带孩子、忙生意也没什么空闲,哪能在无谓的结交上浪费时间?

   有些妇人结交应酬,多是玩的后宅权术,是辅助丈夫、执掌一家庶务人情名声而不得不做的手段。

   但他们叶家不需要,他也不打算走传统为官之路,更不需要凰儿为他而做不开心的事情,更不想让她受委屈。

   “好。”叶青凰看着男人一脸认真地计划着、说着他的想法,不由好笑,但还是咧嘴答应了。

   男人就想将她藏起来,不想她勉强自己应酬别人而过得不开心,这点她是感动的,为他的保护窝心。

   而她确实不喜和一群各有算计的人浪费时间,有那闲功夫,她还不如多做点自己的事情呢。

   她以前最大的乐趣当然是琢磨赚钱的东西,而现在当然是陪伴孩子,相夫教子、一家人开开心心在一起生活,这就是她最大的愿望了。

   至于北苍……

   她已经嫁人了,除了心中仍有遗憾,但也不会再有多的什么情绪,她的家人都在叶家。

   “你去待客吧,书房里坐久了就去花园里走走,中午就在敞轩摆桌。”叶青凰笑着赶叶子皓离开。

   农门凰女p

   p农门凰女60685dexhtl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