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19_a2044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“别多想,我去打个电话,休息一下,纪念品就不买了。”裴逸庭拍了拍她的手,拿着手机走到阳台。

夏悦晴怔怔地点着头,看着他高大俊美的背影一点点走开。

就这么等了几分钟,等裴逸庭回来,改签机票的事已经搞定了。

“现在先收拾一下东西,下楼吃个早餐,早餐结束之后,直接出发去机场。”裴逸庭放下手机,转过头对夏悦晴道。

她回过神,俏脸染上一抹惊讶,“这么快?”

“不是越快越好吗?”裴逸庭哑然失笑。

也是……

夏悦晴转过身,直接抱住他的腰。“对不起,又让为难了,等姨妈的病好了,我一定好好补偿,好好陪,好不好?”

她的脸埋在裴逸庭的胸口,声音充满了安抚和许诺。

“记住今天的话,要是敢食言……”裴逸庭捏了捏她的腮帮子,半警告半威胁。

见他脸色好转,夏悦晴笑了出来,声音轻松了不少。“不会,我绝对不会食言!”

绝色美女闺房私照_宅男的福气

抱了一会儿,才慢慢松开。

“先去刷牙洗脸。”夏悦晴催促他,等裴逸庭走开,又拿出行李箱,开始收拾衣物。

他们的东西不多,等裴逸庭搞定出来,夏悦晴已经收拾好了。

两人相携,下楼就在酒店吃了个早餐。

之后,便出发去机场回国。

爱尔兰没有直达国内的航班,他们在巴黎转机,等到达国内,已经是次日的的下午五点钟。

长时间的飞行,绝对不是什么愉快的经历,尤其是夏悦晴还是个孕妇。

出发途中还没有什么反应,回程的航班上,孕吐了好些次,下飞机的时候,完全是裴逸庭抱着她出来的。

裴逸庭第一次后悔自己安排了这么一个旅程,只想着远离甄双燕,却忘了很重要的一点——夏悦晴还怀着孕。

以至于,现在后悔都来不及了。

这个时候,手机响起,季风的电话打过来。

裴逸庭先找了个长椅,将夏悦晴放下,这才接了电话。

“裴总,我现在在行李转盘这里。”

裴逸庭揉了揉眉心,“好,先去看看附近便利店有没有酸梅子卖,越酸的越好。”

酸梅子?季风还没回过神,电话就“啪”的一下给挂了。

裴逸庭将椅子上的夏悦晴抱起来,怀里的女人吐得一张脸都是青白的,连说句话的力气都没有。

发现怀孕到现在并不算长的时间里,这是裴逸庭第一次见夏悦晴孕吐,更直接吓坏了他。

“很快就到家了,再忍一下。”他这么说着,也不知道夏悦晴听到没有。

十分钟后,裴逸庭跟季风汇合,后者手里提着一个巨大的塑料袋。

季风见他们这个架势,有点懵逼,举着手里的塑料袋说:“裴总,我不知道哪一种比较酸,所以每种都要了一样。”

裴逸庭点了点头,在等行李的时候,接过那一袋夸张的梅子,又拿出水给夏悦晴漱口。

好不容易她的状态好了点,勉强有力气说话了。“到了呀?我想去个洗手间。”

“旁边有,我陪去。”

夏悦晴无力地点了点头,借着裴逸庭的搀扶起来。

回国的路途,对她而言简直是噩梦。

到现在,她走路腿都在发颤。

从洗手间出来,裴逸庭已经在等她了,回到行李转盘的时间也刚刚好,季风已经取了行李,三人一同走出机场,连夜回家。

一上车,夏悦晴又睡着了。

在飞机上胃里天翻地覆,根本无法休息,十几个小时的时间完全是硬熬,眼睛都熬肿了。

到家,已经是六点钟了。

所幸有酸梅子压一压,夏悦晴没再出现孕吐的迹象,睡得也熟。

本来想问她吃不吃东西,但一看夏悦晴睡得正熟,再看她眼睛下黑眼圈,顿时歇了这个心思。

裴逸庭将她放到床上,脱掉她的鞋袜衣裳,又去浴室拿了毛巾泡过热水,给夏悦晴擦拭了一下。

论照顾人,这是裴逸庭第一次照顾得这么细致,但却有点无师自通的意思。

整个过程,夏悦晴毫无知觉。

他摇了摇头,又起身去衣柜拿了一套睡衣给她穿上,这才有空收拾自己。

等裴逸庭搞定,已经是晚上八点钟了。

这一觉,直接睡到了第二天早上。

夏悦晴是被饿醒的,醒来的时候,发现已经到了自己熟悉的房间,旁边躺着的自然是熟悉的男人。

床头有个小闹钟,拿起来一看,时间指向七点钟,再看看外面,天色大亮,太阳都快晒屁股了。

也就是的说,她一口气睡了十二个小时。

夏悦晴懵了几秒钟,猛地爬起来,整个人还晕乎乎的。

见裴逸庭还在睡,夏悦晴没吵醒他,虽然她难受,但裴逸庭也被弄得不轻,尤其是下飞机那会儿,全程抱着她。

夏悦晴的抓紧时间洗漱,结束后,又去厨房做了一个丰盛的早餐。

切了几样水果,又熬了粥,煎蛋,小笼包。

等早餐快好了,才回到房间,让裴逸庭起床。“早餐好了,先吃点东西,要是一会儿还困,就再睡一下。”

这会儿,她的状态倒是好了很多,眼睛消肿了大部分,脸色也恢复了红润。

裴逸庭睁开眼,就对上夏悦晴带着笑意的脸,脸蛋红红的,两只眼睛眯在一起,好似刚刚从米缸里出来的老鼠。

“起来很久了?怎么还亲自做早餐?”裴逸庭问她,声音带着浓浓的鼻音。

“没有多久,我饿了,起不起来?不然我就先吃了,吃完去医院。”夏悦晴捏了捏他的鼻子。

“医院?这么着急吗?不是还不舒服?在家休息两天,我打电话跟医生说。”裴逸庭皱着眉。

“没事儿,好多了,不然哪有力气做早餐?我都回来了,不去看看姨妈不放心。好了,就别管这个了,我不会拿宝宝开玩笑的。”

夏悦晴又催促了他一会儿,裴逸庭掀掉被子起床了,随后洗漱完,跟她一起吃早餐。

她的胃口还不错,皮蛋喝了一碗半,裴逸庭放心了一大半,道:“等会儿我送去医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