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14_a2044

   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   “没什么意思,要我给做这些事很简单,出来见我,亲口说清楚,否则免谈,我也不介意跟那个徐子靳,通通气。”

   不等小凌回答,里恩直接挂了电话。

   小凌气得浑身直发抖,没想到里恩竟然这么奸诈,不但没有答应帮她,还反过来威胁她。

   这一次,她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做错了。

   可是,现在这个时候,再去求助别人?

   先不提,对方能不能在短时间内找到徐利菁。

   而还有一个更大的风险,就是跟里恩一样,反而拿着这个理由,来威胁她,到时候多一个人知道,她就更加危险。

   小凌气得垂床,这么看来,除开答应里恩之外,她没有别的办法了。

   理清楚了头绪,小凌将电话回拨过去,里恩很快接通、

   显然,他就等着小凌上钩了。

   这让小凌很是恼火。

   小清新美女私房内衣美腿养眼吸晴清纯图片

   “如何,美女?”里恩坏笑着问。

   “好,我答应,明天我出去见,老地方。”

   “这很酷,那我拭目以待,希望不要迟到哦。”

   ————

   老太太在楼下,也有些不痛快。

   不过,她没有直接跟徐灿阳说,而是到厨房,吩咐厨娘给小凌熬汤,大点妥当了,才出门。

   到了医院,徐老太太见儿子没什么大事,也没过问。、

   反而拉着宋唯一的手,闪到门外去了。

   宋唯一从老太太的脸色,就大概猜到,老太太要问什么事。

   等老太太开口,果不其然,是问起小凌了。

   “唯一,说,今天小凌发生了什么事?”

   宋唯一……

   她以为自己就夹在小凌和徐子靳之间。

   现在,是夹在小凌,老太太和徐子靳三个人之间。

   这很惆怅。

   “如实说,是不是小舅,又对她做了什么?”老太太表情很严肃,甚至有些生气。

   这样子,显然不是小事,否则老太太犯不着这么生气。

   宋唯一见状,不敢再掉以轻心,连忙问小凌如何。

   “如何?她人倒是没什么事,就是肚子里的孩子,有先兆流产。说在,这都五个月了,还先兆流产?而且,偏偏是来看过舅舅之后,说这是巧合,觉得我信吗?”

   宋唯一满脸震惊,先兆流产?这可不是小事。

   “那小舅妈现在没事吧?怎么会这样?”

   老太太满脸埋怨地说:“所以,我就想问问,今天小舅,到底背着我又做了什么好事啊?”

   她这儿子,都伤成这样了,还不好好休息乱折腾。

   难不成,他不知道,针对小凌,就是针对他自己的子女吗?

   “小舅不让小舅妈来看他。”

   斟酌了好一会儿,宋唯一选择了一个比较温和的说法。

   平心而论,她还是站在徐子靳这边的,尽管看起来,确实是徐子靳做的不对。

   “什么?不让小凌来看他?他原话怎么说的?这个死兔崽子,人家好心来看他,反而吃力不讨好得了他的脸色,能不气才怪呢?”老太太听到大宋唯一说的,那个叫气啊。

   自己儿子什么脾气,她清楚得很。

   绝对不止宋唯一说的,不让小凌来这么简单。

   没准,直接被他让人赶出去的呢。

   一想想,老太太就为小凌心疼,这孩子这命怎么这么苦?

   而病房里面,徐灿阳没有因为儿子大病初愈就放过他。

   他站在床前,沉着脸,目光如炬。

   相对徐灿阳,徐子靳神色冷静,淡定地翻看着手里的杂志。

   “总算醒来了。”这是徐灿阳的开场白,不温不火,仿佛在手术室外等得焦急,生怕徐子靳有什么事的他,跟现在的他不是一个人。

   “恩,们可以回去了。”徐子靳抬眸,随意地回答。

   原本就脸色难看的徐灿阳,闻言差点抢了他的杂志,直接扔到徐子靳的脑袋上。

   “混账,这是跟我说话的语气?”

   这话说了也是白搭,徐灿阳知道,但是要拿出父亲的威严,他还是如此怼了过去。

   徐子靳掀了掀唇,笑着反问:“这是要跟我说的主要目的?”

   徐灿阳“……”

   他真恨不得揍死这个不孝子。

   可是,这会儿他下不去这个手,只能忍着。

   “好,徐子靳,现在,少给我嬉皮笑脸的。跟利菁,有什么过节?今天,若不能说出个所以然来,看看后果如何!”

   徐子靳早就猜到,不管是老太太,或者是父亲,都会问这个问题。

   但是在他刚刚醒过来,就开口逼问,这速度,还是出乎了他的意料。

   但尽管如此,徐子靳的表情也没有任何起伏,很是淡定。

   “这个问题,得问徐女士,我不记得自己跟她有什么过节。”

   “胡说!要是没有过节,她能这样做?”徐灿阳不是好糊弄的。

   “那我也不知道。”徐子靳摊了摊手,直言回答。

   徐灿阳脸色铁青,怒目相视:“徐子靳,放屁!”

   “徐老先生,一般年纪了,爆粗就太过为老不尊。要真说我和徐利菁的仇恨,大概是追溯到之前,和妈出车祸的事情吧。”

   “我亲手整垮了严临,她记恨在心,很正常。”

   徐子靳微笑,说得很像是那么一回事。

   而这个说法,不是完全不成立,但是徐灿阳不相信。

   “如果真的是这样,她早就动手了,而且,以我对她的了解,仅仅是因为这个,她不可能这么做。”

   所以,面前的徐子靳,肯定还在隐瞒了什么。

   “那就不得而知了。”

   “徐子靳,不说实话,我就让人去查,总会有蛛丝马迹的。”

   “哦,那欢迎。”徐子靳面不改色。

   门口,传来老太太略微发沉的声音。“什么叫做亲手整垮了严临?”

   她的突然出声,让徐灿阳和徐子靳这父子两微微一愣。

   这才不约而同地转向门口的方向,老太太和宋唯一都在,而刚才的话,她们大概都听到了。

   “没什么。”徐灿阳连忙摇头否认。

   “老头子,也瞒着我?我亲口听到子靳说了,还跟我说没什么?好端端的,他为什么要整垮严临?”

   老太太明显的不信,原来,严临的败落,还别有隐情?